永华证券公司

永华证券公司 你的位置:永华证券公司 > 安全炒股配资门户 >

产教融合解决“芯片人才荒” 投资回归理性后“跨界”成新机遇

发布日期:2024-04-25 09:16    点击次数:70

  全球“芯片战”愈演愈烈,人才短缺问题已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共同面临的挑战。

  去年四季度,毕马威对151名半导体企业高管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人才是半导体高管层最热门的话题。包括缺乏熟练工人、吸引和留住人才困难在内的人才风险将是未来三年行业面临的首要问题;人才供应、发展和留存也是芯片制造商的首要战略任务。

  在此背景下,各国正努力推动半导体人才发展。对于我国而言,人才培养更是突围的重要基础。在人才培养上,高校承担了重要责任。2021年,教育部将“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设为一级学科。同年,被称为我国集成电路行业“黄埔军校”的清华大学成立集成电路学院。那一年,北大、华中科技大学等多所高校纷纷成立集成电路学院。

  如何提高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产教融合成为高校培养人才的重要方向,产教融合将推动产学研加速落地,助力我国半导体行业突围。

  而去年年初以来,行业在一级市场的热度逐渐降温,行业逐步回归理性,在硬科技投资2.0阶段,企业端的核心竞争要素出现了新的变化,这对于半导体人才创业带来了新的启示。

  产教融合产学研成果加速转化

  “产教融合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高校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应与实际应用相结合,去解决实际的问题。”9月22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张玉明在2023中国(深圳)集成电路峰会——产教融合创新与投资分论坛上表示。

  他表示,人才培养是学校最主要的责任,而要促进产学研融合发展,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需要校方从供给侧改革,推进包括培养方案、课程体系、实践培训在内的一系列改革,与社会应用端加强联系。

  “目前,我们正好有产教融合的创新平台,希望行业的企业共同参与进来,我希望通过多方面改革,真正地提升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张玉明表示。

  此外,在会上,有许多来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企业家和专家学者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其中,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周弘分享了超宽禁带半导体氧化镓功率器件研究进展。

  “我们估计2025年可以开启超宽禁带的新时代。器件本质需要大电压,而大电压意味着功率较大,这需要电阻更小,电能转化损耗会更小,效率更高。而现在硅器件远远到了极限,碳化硅和氮化镓最近几年产业做的比较火,未来超宽禁带半导体应用后,效率更高,由于成本低,氧化镓将是最有潜力的材料。”周弘表示。

  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的深圳欧陆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合球分享了集成电路及功率半导体在开关电源中的应用。他表示,半导体器件的革新和迭代,对于开关电源的拓扑结构有极大的优化,从最早的三极管、到MOS、到现在的第三代半导体的氮化镓和碳化硅的应用,随着开关电源转换效率的提升,更有助于节约电量,特别是在高密度、高功率的使用场景中,贡献极其巨大。

  一级市场投资回归理性硬科技投资逻辑生变

  产学研的融合发展离不开资金的支持。然而,自去年开始,芯片融资逐渐降温,创业者和部分创投机构均面临着“缺钱”困境。

  对于这一现象,中科创星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卢小保在会上表示,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正逐步回归到正常理性阶段。

  “去年年初,没有人可以预料到现在这个行业能这么冷,行业周期、金融周期、经济周期等多因素叠加造成了行业的趋冷,但是所有的周期,一定都有一个转折点,所以未来不可能永远这么冷,还是逐步回归到正常理性。”卢小保表示。

  同时,他表示,硬科技投资、硬科技创新创业在未来一定是呈现波浪型上行态势,对于半导体这一硬科技属性强的行业,应按照硬科技的投资逻辑而非产业投资逻辑去做。

  "从硬科技投资逻辑来看,项目市场体量、成长速度、市场潜力等维度是底座,最核心的判断点是技术的稀缺性,我们认为半导体企业核心的竞争要素是技术的颠覆性、专利的质量或新技术的落地应用。卢小保表示。

  而技术的稀缺性只是一方面,团队也很重要。“硬科技投资的1.0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后边就是既要有技术创新又要有企业家竞争的综合能力竞争,所以我们讲既要有团队价值又要有项目价值,同时也要有合适的机遇。”他表示。

  从人的角度,他表示,除了能力、资源等显性要素外,创业心态以及策略等隐形要素是更关键的竞争维度,比如团队是否专注、聚焦、坚韧,碰到困难企业能否扛下去,是否有分享精神等。

  “2023年投资的关键词是跨界,半导体技术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比如半导体跟机械结合,微流控跟医疗做结合,半导体技术来做电池,半导体跟其他领域或者技术的跨界,我们认为可能后续会有非常多的新的机会产生,新技术的应用是后续创新创业最主力的赛道。”卢小保表示。

  在硬科技投资的2.0阶段,创业者尤其是初创企业创业者要怎么做?“创新,做与众不同的东西,做技术的创新,做产品的创新,做跨界的创新。”他表示。

  在行业趋冷的情况下,他表示创业有一定优势,“行业热的时候,大家愿意把资源给你,但是其他的要素,人才,你招不到,供应链你拿不到产能,行业竞争激烈,但冷的时候这些要素对你相对友好,现在招人已经容易多了,所以我反而觉得企业真的有技术积累,真正深思熟虑,看到一些机会的,其实现在或者未来一段时间是适合创业的。”